初夜

时间:2020-05-05 00:09:20

深夜的街头,人车渐稀,一部机车急驰而来又转眼呼啸而去,车上的骑士专注地往前奔驰,包裹全身的风衣显得身材姣好,看得出来是一位窈窕动人的年轻女郎,只是不知全覆式的安全帽下,是怎样的容颜

这一个多月来,凤儿埋首茶道社的年度茶展工作,每天忙到午夜才回家,想用繁重的工作帮她赶走出被男人欺负的心头阴影。其实,真相已经釐清,那个在外面招摇撞骗的前辈也被开除社藉,社团的伙伴早已谅解,站在她这边与她一起为下週的茶展忙碌;而她早也不在意那个男人,只是想对他这幺好,但他毫不珍惜,还利用她的心血图他的私利,智慧财产被偷就算了,但差一点让同学误会自己,心中又恨又气;更是对自己就这样迷失在那个前辈的巧言令色之下,还差一点人都给骗了去,更是深深懊悔:又不是第一天出来工作的此菜鸟了,怎幺还是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想着想着,凤儿加快了速度,飙着车冲回家,也让夜晚的凉风吹乾她秀丽玉顔上不甘的眼泪,「还是家里好,至少,风不会欺负我。」

凤儿与风一同租屋住在城市的南边,离风的学校近,上个月刚满20岁的风在学校里是个用功的学生,整天一个人埋首于书堆,没女友也没应酬,身边的同学都笑他是个宅男。只有自己知道她这个弟弟,最是体贴温柔。这几天她忙,早出晚归,但弟弟不但没有时下大学生的懒散髒乱,可以把家里打理的乾乾净净,连衣服洗完后还可以熨烫地整整齐齐,甚至凤儿晚归的时候,总是有宵夜点心备着。凤儿回到家,打开电锅,热腾腾的鸡汤香味扑鼻而来,美目微热,心想:「嘻嘻,这个风喔...真是窝心」,  

姊弟俩差快四岁,从小时候凤儿来到风家开始,俩人感情好到比人家亲姊弟还亲,弟弟总是黏着她,直到凤儿念专科到外地住校念书、工作之后,姊弟才分开。一年多前,弟弟考上这里的大学,搬来和她一起住,房子里有了一个男人,顿时有了家的感觉。凤儿的生活有了重心,总是不时做一些料理让风大快朵颐。面对着鸡汤,回想这一年多来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甜蜜时,她觉得风真的长大了,不再是时年前在自己身前身后吵着她黏着他的大男孩,更早也不是从小要她帮忙洗澡的小男生。想起国中时候的她穿着内衣帮弟弟一边洗澡一边玩水的情景,她雪白的脸庞不禁微微泛红:「不知道那时可爱的小东西,现在怎样了?」

「姊,回来啰...」风打开房门叫唤着,凤儿吓一跳,为了掩饰胡思乱想的慌张,微笑却带着劝戒的口气转过身来,唠叨:「这幺晚了,还在念书啊?还不快去睡?」

凤儿脸如皓月,肤如凝脂,眼似深潭,婷婷玉立的身材,盈盈仅堪一握的细腰,雪纺纱的长丝巾款款地挽在双臂,充满了女性成熟,柔美,优雅,迷人的风情,充分展示了贤淑优雅女性的美感。而她儘管穿着飘逸的白色茶人服,但上身一对玉峰却傲然俏耸,下身裙摆婆娑高岔,隐隐约约约露出一双嫩滑玉润的修长美腿,给更人一种的妩媚迷人、风情万种的风韵。

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风就喜欢打量她的姐姐,只要同处一室,眼光就像强力胶一样黏着姐姐。凤儿觉得弟弟已经大了,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黏着她了,但说了几次也不听,而且风只是看着她,也没想小孩子一样膏膏缠着,只好由他去。而且,凤也觉得风英俊的脸庞充满了男人自信的风度,尤其那双炯炯有神又深邃明亮的眼睛,神彩迫人,有种诡异的引诱力,却又带着一种洒脱的风姿。被这样的男人着迷着,说心中不窃喜是骗人的,而要不是那位前辈,除了眼神没有风的光彩,其实也长得有几分像似英俊的弟弟,凤儿也不会一时晕船。

但是,今夜凤儿却有一抹惆怅,风乾的泪痕在绝美的姚腮上留下痕迹,失魂落魄的她让人倍生爱怜。风的眼神孺慕,一股义气,大声说:「姊姊,你不要一直闷闷不乐嘛,他对你不好,但我可以啊......让我们一起快乐的生活吧!」

凤儿霞飞双靥面,避开风的目光,心中甜甜,笑着说:「好啊,我们不就生活在一起吗?好啦,快去睡啦...」风正欲争辩,却被凤儿推回房间。她隐约知道风对自己的情感有了异样,却不敢去多想,更不赶去质疑。因为她自己也有些迷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已踰越了那条禁忌的尺度,把姊姊对弟弟的关心爱护,昇华为男女间的感情,更不知道若真的如此,该怎幺办?

凤儿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把鸡汤喝完,收拾停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下衣服。而风刚才被凤儿堵了回去,在书桌前烦躁地看不下书,也起身想去跟姊几把话说清楚。走到凤儿的房间前,房门虚掩,本想叫姊姊,却不自觉地从门缝里偷偷向里面张望。

只见姊姊已经脱掉了合身的上衣,她的玉手绕到雪背后面,打开胸罩的挂钩,当胸罩滑下她香肩的那一剎那,丰满的乳房几乎是旋转着弹跳而出,在空气中晃动着。此刻她琳珑的娇躯上就只剩下一抹精緻小巧的内裤了。姊姊歪着头想了一下,似乎想要连那最后的障碍都一并脱去,但她终于还是改变了主意,拿起那件段面的浅紫色睡衣,搭件同款睡袍披在身上,然后取出毛巾,看来是要洗澡。

风吓得赶紧走回自己的房间,回到书桌前做好。果不其然,姊姊敲敲他房门道晚安:「风,我先休息啰,你不要读得太晚,早点睡」。风赶紧回声,自己还有功课,忙完就睡。不一会,风沉浸在作业中,等到风全部写完后,抬头一看墙上的时钟,哗都已经是半夜一点了。风心想,不知道姐姐睡了没,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姐姐房门,轻轻打开了房门,溜了进去。

这不是第一次不风偷看姐姐洗澡或睡觉,但可是第一次溜进姐姐房间,这幺近距离地偷窥。他坐在化妆台前的凳子上,痴痴地望着姊姊那动人心魄的玲珑娇躯。在房里柔和的夜灯灯光下,凤儿的上半身露出了丝被,成熟的胴体丰润,浅紫色的睡衣吊带滑落香肩敞了开来,裸露出一大片雪白的酥胸,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而她的乳房圆润滑腻,饱满坚挺,色泽晶莹,细腻如脂,半掩在睡衣下巍巍地颤抖着;她的小腹平坦光洁,两侧收束的腰肢线条勾勒出婀娜的体态,微微起伏的脊椎和光滑圆润的曲线透露着女性特有的柔和美。配上乳白色的肌肤,她的腰身纤细狭长,线条极其优美诱人,皮肤白腻如玉,臀部圆润丰满,双腿修长如柳。浑身上下的肌肤雪白细嫩,散发着一层温玉似的光泽,即便只是看着,也是一种无尽的享受。

风忍不住靠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开始抚摩凤儿那修长纤细白皙的双腿,只觉触手处润滑无比。他目光继续往下游移,只见一双天足展现在他眼前,粉红柔嫩,如玉石雕成一般。风忍不住地躺到姊姊的身边,以手肘撑着端详着姐姐。凤儿已沉沉地睡着了,呼吸轻盈而规律,风把脸靠近她的胸前,在微暗的灯光下,欣赏着姊姊那雪白丰润的肌肤,嗅着女性特有的幽微甜香。

就在此时,姊姊像做梦似地模糊呓语着,接着又翻了个身,把她粉嫩的玉臀露出了丝被外。如果说凤儿的玉乳是娇嫩绝美,那幺她的粉臀就更难以用语言描述,那光滑、丰满、洁白的美臀,是如此的美丽动人,一条深深的山谷将她的美臀完美地分成两半,而山谷之内,正是诱惑人的秘境。风怀着忐忑的心情,伸出手轻轻抱住姊姊温暖的身子,微微挺动下体在她屁股沟里磨擦着,柔和的弹性和软绵绵的触感,让他舒爽得恍惚了。他的一只手慢慢地往姊姊的下体移动,来到微微拢起的阴阜上方,悄悄地拉开姊姊睡衣的下摆,手指隔着丝质的内裤轻轻搓磨着,指尖微微透一出一点濡湿的温热。在柔和的灯光下,娇嫩美艳的凤儿横倒在床上,睡姿撩人,呼吸时胸前高高耸立的两颗玉峰,起伏不定。风又将手袭上那一双娇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抚弄着、揉搓着……就在温暖玉香的盈握下,风拚命地想用理智抑制冲动的本能,却无法完全压住,逼得只能以手去搓揉着下身的硬挺。在这夏夜的空气里,风感到有股火热的慾望在身体里沸腾着,两颊冒汗,全身紧绷,「啊.........」风压低了声音嘶吼着,再也无法对姐姐的情慾,一古脑地射在姐姐的玉腿上,「姊......姊......凤姊儿.........」他闷声呻吟,倒在床上。发洩后的风,无法抵挡沈沈的睡意,很快地朦朦胧胧地昏睡过去,而手还搁在凤儿的纤细的柳腰上。

睡到半夜,风被一阵轻微的震动所惊醒,吓的缩回手来,翻下床躲在椅子后面。一会儿,见没什幺动静,缓缓地探出头,睁眼一看,啊姊姊的睡衣竟然被整个掀开了,内裤不知何时也褪到了脚踝上,姊姊蹙着眉头微微地呻吟着,双腿微张,右手在她自己小腹下那乌黑纤细的体毛上抚摸,左手按在高挺的乳房上揉搓着。这时风的心跳加速、手脚微抖地压抑着风吐气的声音,怕姊姊发觉风在偷看她自慰的情景。只见姊姊的右手拨开了纤细的芳草,湿淋淋红嫩的小缝隙就露了出来,她开始慢慢地搓揉着洞口的小花蒂,微微轻吟「嗯......」一会儿,姊姊伸出食指和无名指,翻开了她洞口的那两片如蝶翼的双唇,让中间的花蕊更形突出,再用中指触摸着发硬的花蒂,霎时,姊姊的娇躯激动地紧绷,然后浑身颤抖了起来,把中指插入了潮湿的缝隙里。

凤儿一手揉着乳房,一手在蜜穴里不停地进进出出一抽一插地扣弄着,「啊......啊......我......,姊姊要你.........再来......」阵阵急促的喘息声也不停地在卧室里回响着,春梦中的呓语好像在声声呼唤不知是谁的名字。风看姊姊的娇靥,只见平日里梦幻般清纯如水,楚楚动人的姊姊,此时秀髮四散,腰肢起伏竟然娇媚淫蕩得令人血脉喷张。风靠了过去,想听清楚姊姊在说什幺,梦中的对象是谁。只见姊姊的手指越来越激烈地搓揉着股间,蜜穴里插弄的中指也加快了进出的速度,修长白皙的一双玉腿紧紧夹着纤细的素手不断搓揉,越到后来,凤儿香汗淋漓,呻吟的声音也越大了:「啊.........风.........风......我要你......给我......风......喜欢你......要你.........啊......啊......风.........我的风......」一阵痉挛,凤儿的纤腰向上拱起,再重重落下。

就像一道闪电劈在风的身上,风震惊地无法动弹,原来自己暗恋的姐姐心中也同样地爱恋着自己。眼前淫靡的景像刺激得风一阵抖颤,将他的理智击溃了。他猛然把盖在姊姊身上的被子掀开,凤儿惊醒,吓得坐了起来,惊恐地望着风,赶忙地低下了头避开弟弟的目光,却又看到已褪到脚边的内裤,双颊羞红,赶紧收到被子里。沈默了好一会儿,凤儿颤抖着身子,发觉喉咙像堵住了一样,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我……弟弟……我............」。风想出声安慰,巍巍伸出的手想扶住姊姊颤抖的肩头,却不料手一滑,摸到了姊姊那雪白粉嫩的酥胸,姊弟俩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啊……」的声音,惊醒了彼此。

凤儿又羞又悔,如同受了惊吓的羔羊,拉整了睡衣,拉起被子档在胸前,双臂抱紧腿,全身蜷缩,绝丽的容颜含羞带怒,道:「你干嘛偷偷进我的房间?!」语罢,羞愤地泫然若泣。

风咬牙,鼓起勇气,柔声道:「姊姊,我爱你,我从小就爱上了你,天下没有第二个像你一样好的女人,他不好,我对你好啊,难道你不能忘记他吗?……」话没说完,却被凤儿打断:「谁稀罕他?我又不是为了他!」

「那你为谁哭?又干嘛哭?」
「我们是姊弟啊.........我们不能….」

说到这里,凤儿惊觉自己说溜了嘴,不能?不能怎样?什幺事不能?这下子不是承认心中想到的就是和弟弟做爱这回事吗?风也听出来了,紧紧抓住这句话:「你还说,你刚刚都已经这样子了,姊姊你何苦欺骗自己呢?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吗?那刚刚你想的又是谁呢?喊的又是谁呢?」

「呜...呜...呜......但我们是姊弟啊.........我们不可以,不可以」凤儿娇躯颤动,把头埋在双膝中间,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掉了下来,风抱着她柔软温润的身体,将她的头轻轻抱在自己怀中,拍着她的粉背,柔声道:「你怎幺这幺傻?还害怕追求应有的幸福吗?难道这一年多来,我们过得不幸福吗?我们不能顺着自己的心吗?」

凤儿抬起头来,玉颜如三月的桃花一般,两颊泪痕湿湿双眼泪珠犹挂的模样,又仿佛梨花带雨,更是清新秀丽,她绝望失神道:「风,我们,怎幺办?我,不可以,我们是姊弟,不可以.........」话没说完又呜呜地哭了起来。风俯身将她脸上的泪水舔去,再抵住凤儿的双肩道:「姊姊,你不要再骗自己,」温柔地看着她,轻轻舔着凤儿晶莹的泪珠,一遍又一遍地吻着她嫩若凝脂的脸颊、耳垂和粉颈,柔声道:「姊姊,就把我当成是你的男人吧!」风轻轻地捧起凤而秀丽绝伦的玉颊,吻上她的樱桃小嘴,但凤儿却左右闪避,摆脱风的手转过头去,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不…不不…我们不能…….不可以……这是不对的…….我不能做你的女人……」绝望的凤儿颤抖着娇躯,香肩微微耸动,一双杏目里闪烁着泪光,令人心碎。风轻轻地把姐姐搂在怀中,不住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自己也眼睛湿润起来。他不忍姐姐痛苦,自己却手足无措「凤......姊姊.........呜呜......为什幺?.........为什幺?」他翻过身来紧紧拥抱姐姐,激动地想要把全身的力量放乾。

不知何时,凤儿先回过神来,轻轻抚摸弟弟的头,「我们停止好不好?现在还来得及.........」她把风推开了点,双眸哀怜地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又情不自竟地流下眼泪「呜......」,风无遏止自己的情慾,捧着凤儿的俏脸,疯狂地吻着姐姐的韖唇,吸吮着凤儿晶莹的泪珠,更欲探口捕捉着凤儿的香舌。凤儿紧闭双眼,强忍自身的情慾,左右闪避,小心不被风吻着。但她怎能抵挡风熊熊的慾火,风强硬地将嘴唇贴上凤儿颤抖的樱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凤儿纯洁的双唇无处躲避,「嗯……」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风终饱尝了凤儿甘美的玉津。

「不要......不要……呜…….我们是姊弟……不可以......不可以......」凤儿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闻到风身上传来的男子气息,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感到确实非常舒服,全身就像漂浮在云雾之中,一种温暖湿润的感觉遍布整个身体,就像在温泉沐浴时的感觉,在风的狂吻下,连大脑意识也在沉沦:「我怎幺了?.........怎幺可以这样?」

虽着风舌尖的逼迫,凤儿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的舌尖,她也颤抖着吞下风移送过来的唾液。风的舌尖肆意攻击,品味着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凤儿不自觉呻吟出来,香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深吻。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凤儿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她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不住地呢喃一声:「风,你要保证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事。」害羞地把她的娇靥偎进了风的胸膛。

「我保证。」风深情地道:「相信我,我是真心想让你做我的女人,你就把我当作你的男人吧!」他捧着她的脸,无限爱怜地啄吻着她的眼泪、鼻尖、脸颊、耳珠。此时,早已春情蕩漾的凤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慾,终于热切地回应,把灼热的红唇印在风的嘴上,香舌伸入弟弟的口里忘情地绕动着,在风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并且强烈地吸吮着,像是要把风的唾液都饮尽。风惊讶姊姊一旦抛开伦理的束缚竟然如此大胆,心中更加激动兴奋,热烈地与姊姊美妙的舌头热烈地纠缠在一起,打结,挑逗,吸吮,不时强烈、不时温柔,吸取着香甜的津液。风隔着衣衫体会着姊姊胴体的滑腻柔软,一双大手却由下摆顺着娇嫩细滑的美背伸进了衣内,在她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内放肆地游走起来,那寸寸玉肌如丝绸般滑腻娇软,触手之处,玲珑浮凸,美妙动人。凤儿的娇躯更加颤抖,搂着风的脖子,更用力的与弟弟的舌头纠缠,吸吮。「啊......」凤儿忍不住把头侧过一边,娇嗔道「等……等……风,停一下,姊快不能呼吸了!」

风也仰起头喘息,当两人再度目光交错,已没有羞愤惊惧,心意交流,都知道此后他们的人生将开启的一页。风暗暗舒了口气,他早就知道姊姊也深爱着他,只是没有办法摆脱世俗的约束。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他知道他俩人己经突破的世俗的阻隔。风轻轻抚摸姊姊的长髮和香肩,托着她的下巴,锺情地望他的双眸,柔声道:「姊,你放心,风会很温柔的,风会好好保护你的,不会再让你伤心的,风一定发奋努力,只要姊成为风的女人。」

凤儿美目晶莹,感动地点点头,徐徐拉开双肩的肩带,完美的玉体璀璨呈现在风的眼前,圆润滑腻的酥胸陡然展现在眼前,雪白的肌肤泛着温玉般的光泽,柔嫩光滑,就如同婴儿娇嫩的肌肤一样,完美的双峰在她美丽的酥胸上傲然的挺立着、乌黑柔顺的长髮如瀑布般飞散落在身后,苗条修长的胴体娇嫩而柔软,冰清玉洁的肌肤温润而莹泽,在柔和的床头灯下的辉映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美感!风不禁癡了,只能眼睁睁地说不出话来。凤儿双颊晕红,娇羞地说道:「看什幺啦,哪有这样看人的啦?」风回过神来,亲吻姐姐的娇靥,一手抚上酥胸,侧卧一旁撑起头认真地说道:「姊姊,你知道吗?你真的好美,好迷人!」

「你喜欢吗?」凤儿娇羞地问,「喜欢!」风毫不迟疑地回答。凤儿听了,鼓起勇气双手抱着风的脖子,慢慢地往后面的床上躺了下来,闭起眼轻轻地说:「来吧,姊现在就把身体给你……」

风深情地扫视着凤儿娇柔的玉体,伸出双手从香肩、秀颈,往酥胸上慢慢地游滑,探手握住了凤儿嫣红玉润的双峰,缓缓地揉捏搓弄。凤儿娇躯一颤,皱起了秀眉,自有生以来,何尝被如此摆弄过,只觉得自己被风摸得全身发麻,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无限娇羞,咬紧了牙不发出声音。在风温柔却又充满挑逗的双手肆意蹂躏下,玩弄得一阵阵酸软。凤儿姣好的脸蛋不争气的绯红起来。风转而更温柔的抚摸,轻轻舔着她的耳垂,将耳珠含入口中;伸出手来,在凤儿那丰满挺翘的双峰上摸了一把,轻轻捻着了那两颗诱人的葡萄,凤儿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胸部传了过来,娇躯一颤,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嘤」的一声,妩媚动人至极点!

如此地挑逗,凤儿一些女性身体上自然的生理反映就显露了出来,此时她只觉迷迷糊糊,如坠雾中,姊姊开始娇吟起来,「啊……」那是一个女人对于慾望情不自禁的呻吟。令凤儿不能相信的是,自己就那样地呻吟了出来,而且声音竟是那样地淫蕩,这可是从来都没想过的。风轻抚着凤儿的脸,温柔地说道:「姊姊,你现在觉得怎样了,是否感到很舒服呢?舒服的话就说出来嘛!」凤儿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紧闭双眼,满脸红云,摇着头抗拒着承认内心荡漾的情慾。

风慾火升腾,慢慢褪去衣裤,轻轻道:「姊,看看,我要你看着我。」凤儿仍紧闭双眼。风笑道:「不看吗?那就直接进去了!」凤儿睁开眼来,顿时面如红玉,「你……」娇嗔一声,又一声羞得闭上了眼,原来风的家伙早已意气风发。风呵呵地笑着,拾起凤儿纤细白皙、柔若无骨的美丽玉手,来就自己坚挺下面的浑圆,缓缓地抚摸。凤儿先是微微挣扎抗拒,一会儿也对手中温热的坚挺好奇了起来。悄悄地睁开眼睛,看着她十年前也曾调戏的小东西,竟然变得如此巨大。她忍不住轻轻地上下套弄,抬头看着风,眼神充满惊异。

风微笑会意地点点头,今夜他再也不是需要姐姐照顾的小弟弟,而是以后可以照顾姐姐的男人了。风俯身雄视着凤儿清秀脱俗的面容,闻着那独有的幽雅体香,婀娜苗条,雪白宛如玉雕的胴体,白皙温润的肌肤,纤长柔美的手指,以及散落下来的如云瀑般的秀髮,在室内柔和的灯光下耀眼生辉。「这简直就是上天完美的恩赐!」风禁不住心醉神迷,一手仍然半扶半强迫地拉着姊姊手继续轻搔着他的饱满,另一手匀出来抚摸着姐姐的秀髮,爱怜无限。风低头望着姊姊娇艳的脸庞,不由自主地把玩着她胸前尖挺丰满的玉乳,情动爱煞,忍不住低头在那鲜红的挺凸吸吮了起来,另只手缓缓地摸向女性最不想被人摸又最想被人摸的地方。

凤儿的玉腿夹紧似不容侵犯,但抖动的玉峰与颤抖的樱唇,轻吟婉转,却透漏出渴望的讯息。风深情地看着凤儿,凤儿望着他深邃的目光,好像被催眠地自动抚摸揉搓着弟弟的坚挺,双腿也不觉地鬆开,让风的指头探入凤儿幽微的花房拨弄着。花房汨汨,早已湿透,只见在凤儿在风的指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越来越酸软无力,弟弟的手指这比起自己的手指带来更强烈的感觉。凤儿越来越无法控制住自己,「啊……啊……」嘤咛娇喘,床单又湿了一片。

风早已被这美艳仙子撩人的秀色,媚惑地心醉神迷,他知道姊姊也已经準备就绪,将坚梃轻轻顶在了姊姊的花房密口上面,姊姊阴道上一股温热的气息和周围阴毛的刺激,让还是处男的风几乎把持不住。风俯趴在姊姊的身上,挺起邀臀请求许可:「姊……风……风要……」凤儿迷濛地看着风,随即闭起眼睛,轻轻地点点头。风有点紧张道:「姊……风要进去……你的……里面了……」,姊姊举起玉臂,勾着风的脖子,娇羞却坚定地说:「嗯……不……不……要怕……姊……也……不怕……唔……我……愿意……」凤儿的目光有些湿润,慾望就像一团热切的火焰般,在彼此的体内燃烧着,在姐姐的鼓励下,风嘶吼着:「姊姊,我爱你,让我来爱你……」说着双手把凤儿的玉腿掰开,摆动腰臀向前,就想往姐姐的身下进入。

儘管爱煞,但这对纯情的年轻男女,毕竟没有经验,风的坚挺在姊姊的蜜穴外面一直徘徊,却无法插进。凤儿也一直迎着弟弟,扭动的娇躯,无奈两、三次都过门不入,柱头只要碰到了她湿润的阴唇就滑了开去。凤儿伸出纤纤玉手,握住了风的家伙,颤抖地对準了她流着蜜液花房壶口,梦呓似地悄声道:「唔…姊姊帮你…这里……就……就是……姊姊的……进……来……吧……啊……」风感激地吻着姊,就在与姐姐四瓣交合时,他的坚挺一举进入!冲破了姊姊一直坚贞圣洁的桃花源,顶进了凤儿温柔的世界。

「啊……」凤痛得泪流满面,粉臂紧紧抓着床单,双腿漫无目的的乱踢,螓首更是拼命的摇晃,似乎要摆脱下身撕裂的痛恐似的。风吓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要抽身而退,却被凤儿伸手拦住:「不要动,不要动,停一下,停一下」凤儿的下体感到异常的充实,好一会像是适应了,紧咬着嘴唇,俊俏的脸庞羞得通红:「嗯……」风紧张看的她,慢慢地抽插起来,却又不自觉的逐渐加快速度。凤儿的香唇哆嗦,圆润的双肩颤抖,风的每一次冲刺都让她感到一阵疼痛。「啊……啊………轻……啊……啊……人家好痛…啊…呜…」一句话没说完就哭了出来。凤儿的眼泪和呼救让风略微冷静了一些,减慢抽插的速度,放下凤儿的双腿,一手托住她坚实的屁股,一手爱抚她柔顺的秀髮,不住道歉着。

凤儿喘过气来,星眸含泪:「你、你……轻一点好吗?…..求求你」,神态甚是楚楚可怜。风点点头,温柔地、慢慢地抽插起来。渐渐地,凤儿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一阵阵发热,下身变得更加湿润,满胀依旧,但似乎也没那幺痛苦了。「喔…..…..啊…..…..…..风…..…..…..」凤儿发出一阵阵蕩人心魂的呻吟,身子瘫软软,潮红的身子泛着情慾的光彩,她开始感到风的家伙就像是自己身体中的一部分,变得有弹性、温暖起来,而不再是硬梆梆的异物,每次抽动时都使凤儿心里一颤,身体也随着风的动作而微微颤抖,觉得非常涨,非常舒服。

忽然,风又一记重插,噗嗤一声,继而是凤儿一声高尖的哀呼:「啊——」她的花心喷射出一股热潮,身子在一阵痉挛之后便是阵阵的颤抖,一双玉手紧紧地扣住风的双肩,那双丰盈修长的美腿也紧紧地盘住了风的腰,耸动着,纠缠着,凤儿已经迷失在阵阵的快感中,只见她小腹弓挺而起,紧紧地抵住风的胯下,不让两人有半点的空隙。

凤儿的高潮刺激了风,他越来越兴奋,动作也越来越加剧,不断地给凤儿强有力的冲击。凤儿娇喘着,娇躯似不堪挞伐,但却又如水蛇般紧紧地缠着风,不停地扭动逢迎着,面对着风的正面突击,她闭着眼,咬紧嘴唇,努力不使自己发出淫蕩的声音。风只觉得凤儿的甬道不断地收缩蠕动着,似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着自己,一阵阵极度酥麻的感觉从身体短兵相交处传来,更是刺激得他的动作越来越猛烈!

这一刻,凤儿想到的是身体快承受不住了,「啊……啊……啊……呀……」又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娇呼,二度高潮的她突然疯狂了起来,她也拼命的挺动玉臀迎合着风的挺进,当风停下来喘口气时,凤儿正陷入淫蕩与矜持的挣扎中,猛然感到风停下不动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情不自禁地叫喊了起来:「啊……别、别、别停下来!」她疯狂地扭着腰,使劲地向风蹭来蹭去,闭着眼,无意识地叫着︰「别停下来,快、快、我……」风见凤儿如此,更加快了动作,越来越快,「啊……」凤儿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她雪白的玉腿紧贴着风使劲地蹭着,娇嫩的胴体激烈地扭动着﹔凤儿仰着头大声地「啊——啊——」的呻吟着,潮水喷发春泉急涌,顺着大腿直流下来。凤儿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像被一道闪电击穿了一样,一阵颤抖,脑内「嗡「的一声,随后一片空白,空空蕩蕩。再三的高潮,完全击毁了她的意志。

风拉起她的手吻着,温柔的微笑:「姊姊,舒服吗?」凤儿下体的撕痛渐渐平息,但充实胀满的感觉依旧,只能笑着点头,答不出话。她搂着风的脖子,在他耳边羞赧地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有气质,变得很淫蕩?」「不是的,姊,这几个月来你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慾望,你需要将这慾望释放出来」风一边温柔地说着,一边双手托起凤儿精致的瓜子脸,火热的嘴唇印了上去:「姊,你现在满足了吗?」这次凤儿没有拒绝,享受着风的爱吻,感动地说:「谢谢你,我很满足,」回吻着着说:「其实不是压抑了几个月,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离开你了……」说话时,幸福的泪水源源不绝地从凤儿双眸溢出,热情亦从风眼里流出,他点头道:「我的凤儿,姊,我爱你!我终于拥有你了!」情到深处,一切水到渠成。

凤儿忘我地唤道:「风,姊也爱你,嗯嗯……」,主动地把香舌伸进的风的嘴里,放肆地缠绵起来。风感动地低吼:「凤儿…..」将姊姊抱得更紧了,把她狠狠地压在自己身下,藏匿在凤体内的坚挺又开始蠕动,逐渐强烈。风很明显地感受到蜜道逐渐强力的收缩,圈圈娇嫩包围、吸吮和紧箍着的这种温暖紧凑的舒适感,是风一生从未的有享受,凤儿呼吸开始急促,纤腰款摆,像水蛇那般扭动,高耸柔嫩的双峰在风眼前摇晃着,在风身下婉转娇啼,更是使他心旌动摇,慾火炽热地烧着。风一记一记地大力抽送着:「姊,姊,好棒,我觉得好舒服。」

凤儿的双手也紧紧抱着风的背脊,盘在风腰间的双腿紧紧合拢起来。这种姿势让姊弟更像连体婴,凤儿的美乳紧紧贴着风的胸膛,扭动挺耸着她的玉臀,加大扭摆的幅度,温湿的阴道也一紧一鬆地吸咬着风的分身,蜜液潺潺地从蜜壶里倾泄出来,使风感到无限美妙的快感。「轻……轻一点……哦……唔……呀……我也是….…好……好胀……好舒服……唷………」姊姊呻吟着,媚眼如丝,一波高过一波的快感从下体传向全身,搂着风的脖子不住地狂吻:「我….我….好舒服…...好棒喔……风好棒………」

听了姊姊淫蕩的浪叫声,风的腰臀更快速地挺动了起来,双手从姊姊腋下穿过,紧紧抓着姊姊的肩膀,下身冲刺撞,每一次都让彼此的身体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风就像一只脱缰的野马,肆意狂奔,怒吼着:「喔……姊姊……我……我好爽……喔……的……姊真紧………好舒服……了……啊……好棒…………姊姊……能和……做爱……好……棒…..…..」而在风身下的凤儿也是春情蕩漾,婉转呻吟:「啊……啊……风……我的……弟弟……姊……姊姊不行了 ……喔……真……真好…………舒服…… ……喔……好……好…………受……受不了……啊……喔……」她媚眼紧闭、娇靥酡红,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凤儿将两条玉腿上举,勾缠在风的腰背上,一双粉臂更是紧紧地搂住风的脖子,娇躯不停地上下左右扭舞着,身子急促地耸动及颤抖,连连娇喘:「我不行了……风…….不要忍了……..爱我……全部射进来吧。」

一直坚持的风,得到姊姊的允许,兴奋地将姊姊抱得更紧,腰臀的起落更加剧烈。凤儿的娇吟声一波高过一波,风的喘气也越来越重,两人不再说话,紧抱着双方感受着下体的每一道冲击的快感,强烈的扭动,两人下身传来的麻麻的感觉,比刚才的更加厉害。不一会儿,风突然感到被姊姊肉壁包裹住的坚挺,被一大股液体沖打在尖头之上,不禁全身颤抖,脑子像被轰击了一般,一片空白,腰间顿时麻痺了起来,快要爆炸的下体瞬间像是爆开的水管那般,一股热流源源不断地向前喷射出去。风忍不住低吼:「姊,我,我射了,全部……全部…...」而凤儿一阵娇呼「都给我…..都给我……啊……风……….」她纵声高呼,她柔软的娇躯一阵僵直后,软绵绵地瘫倒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凤儿舒开了眉头,从中回过味来,满足地轻吁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缠上了风,她既甜蜜又羞愧,不自觉地留下泪来,慢慢鬆开扣紧风身体的玉臂,轻颤的身子也也得到了舒缓,放鬆下来。

风舒服的趴在凤儿那柔软纤细的身体上,感受着躲藏在她体内的那份快感,爱怜地吻着她的娇靥,轻轻地道:「姊,谢谢你…..我觉得好幸福…….」凤儿玉颊晕红,侧头过去不敢看风,咬着樱唇,羞涩地摇摇头,破泣微笑:「我也是,我也要,谢谢你…..」长久对弟弟身体与情感的依恋禁锢,终于获得解放,喜悦,使她娇媚的胴体更加妖冶,粉嫩如雪的肌肤,緻密的汗珠,像是持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浑身被一种难以言语的情慾包裹,更显得瑰艳无比。

风轻轻亲了凤儿的额头:「从现在起后,你是风的姐姐,也是风的情人,风的女人,我会好好照顾你,」凤儿顺从地点点头,在逐渐沈沈睡去时,心满意足的脸上还淌着晶莹的泪痕,她知道,从今以后,她将无法离开风,她的男人,她将顺从体贴她,因为他是她的最亲密的家人,是她唯一的男人,也只有他才能拥有她的身体和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