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王中王

时间:2020-05-05 00:07:54

我叫白玉,今年十七岁,我长的高大健壮,英俊潇洒。爸爸叫白大雄,50岁,妈妈叫田天凤,38岁。我家住郊区的花园别墅,家境富裕,很小的时侯爸爸就给我说了三个媳妇,让我长大后选一个。我们这个家每一份子的生活都有点不正常。爸爸每天忙着事业上的交际酬又不时到各地分公司去考察业务,钱是赚得很多,可是一年头真难得见他一面;妈妈又因为爸爸常年不在家裏,精神和心理都觉得很空虚,只有藉打牌和出国旅行来麻醉她自己,让她有事做,因此也是几乎常常不见人影,每天若不去朋友家裏串门子打牌,就是不在国内,出国游玩去了。所以我在家裏是完全自由地一个人生活着,肚子饿了有女佣人煮饭给我吃要用钱在爸妈的卧室裏随时都有十几万的现金供我随意使用,因为将来不愁找不到工作,只要接下爸爸众多公司的其中一家,就够我安渡一生了,所以我在课业上也不是认真追求学问的学生,只是生活中觉得没有什幺目标,充满无聊和空虚。  

这天,学校下课后,我不想回那没有温暖的家裏,一个人在街上毫无目的地闲逛着。忽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却是我有一次在舞厅裏认识的别校学生,他平日在学校的成绩并不好,但是鬼名堂懂得特别多,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他一看到我,宛如见了救星一般,直拉着我要借五千元,我问他要这幺多钱干什幺,他神秘地挨近我身边低声道∶「我知道有一个地下俱乐部,是一位外国人设立的,只限会员加,我一个朋友最近加入了,说裏头大约有男女会员两、三百人,如果加入这个俱乐部,裏面的女会员燕瘦环肥各擅胜场,只要双方合意,马上可以带到裏面準备的小套房裏结一段露水姻缘,事后各分东西,不必负任何责任。  

听说有许多在校的女学生、上班的女郎,还有些得不到爱情的旷妇怨女参加这个聚会,只是男人加入要手续费五元,之后每次参加又要缴一千元的场地费,女人参加则只要交第一次加入的手续费用,以后都不用再缴任何钱了,你有没有兴趣去参加?我的朋友可以帮你做介绍人,不然如果没有认识的人引导,陌生 人是谢绝参观,不得其门而入的唷!」  

听他这一说,我早就血脉喷张,恨不得马上沖过去,忙不叠地答应他借钱的要求,并且爽快地说如果能连我都能参加的话,这五千元就不用还我了。他听得大喜过望,马上招手叫了一部计程车,两人直坐到郊外山麓的一座幽雅的别墅外 ,付了车资进门去了。  

他的朋友早就在那裏等着他来,经过一番交涉,我也正式参加了这个俱乐部。我从口袋裏拿了一万元替他和我自己缴了报名的手续费后,他的朋友从休息室的柜子裏取出了两幅面罩,各给了我们一人一付,并且说明这是为了有些参加的会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俱乐部所做的保护措施,当然如果男女双方在欢好后认为可以继续交往,尽可摘下面罩互换位址电话,以后还可以重续旧情。这是个天体俱乐部,所以规定与会人员一律裸体参加,裏面的服务人员也不例外,所以我和我的朋友脱光了全身衣物后,就说好不必相候地各奔前程自寻欢乐去了。  

我刚一踏入大厅,耳中便传来悦耳动听的音乐,四面装璜考究,空气清爽宜人,配上柔和而略暗的灯光,十分幽雅高尚。我在柜擡边自己动手倒了一杯洋酒,来到舞池旁,从面罩的眼洞裏望去,只见与会的男士们各个寸褛不挂地站着谈,有的肥胖如猪,挺着大肚子也不嫌累;有的却又瘦得像只子,身上的肋骨一根根的都能看得很清楚;而女仕们则乳蕩、臀浪猛摇地在四处晃来晃去,大概在诱引着男人们的眼光,好让他上前去搭讪,合意的话两人才能成其好事,相偕去寻求巫山云雨的好梦。  

这番女体纷列的美景,看得我胯下的大懒叫硬涨涨地绷直了起来,几乎顶到我的小腹了。这时有一位娇小的女郎向我身边偎了近来,她带着小白兔的面罩,两颗水汪汪的媚眼从眼洞裏秋波闪闪、默默含情地望着我,面罩盖不住的豔红性感嘴唇,微微地向上翘着,一对肥嫩的豪乳,尖耸挺拔地傲立在她的胸前,窄细的纤腰盈盈恰可一握,浑圆肥大的屁股,一步一颤地惹人心跳,肌肤雪白滑嫩,全身充满了妖豔的媚态。  

她走近我身边后,靠入我的怀裏,我忙把手环上她的细腰,她「嗯!嗯!」  

地轻哼两声,已献上她的两片香唇朝我嘴裏吻来,我们的两条舌尖不住地在彼此口中吸吮着。这烟视媚行、秋波含春的美女,发香和肉香不停地刺激着我昂奋的性慾,香甜的小舌尖一直在我嘴裏翻来搅去,坚挺的双乳也不住地在我胸前贴磨着,让我爱不释手地揉搓着她的乳峰,一只手则在她的趐背猛力地捏抚着白嫩的大肥臀。  

我感到一股又湿又黏的热气在我胯下拢罩着大懒叫,抽空往下身一看,哗!  

好美的鸡掰,阴毛浓密地分布在高耸的阴阜上,我用手去摸摸那娇嫩柔滑的小肉穴,湿漉漉地摸了一手她的淫水,接着把手指伸进穴裏轻捏慢揉着,只听那美女在我耳边叫道∶「嗯┅┅亲哥哥┅┅你┅┅揉┅┅揉得┅┅妹妹┅┅痒死┅┅了┅┅喔┅┅喔┅┅妹妹┅┅的┅┅鸡掰┅┅被你揉┅┅得┅┅好痒┅┅喔┅┅哼┅┅嗯┅┅ 嗯┅┅」  

这美女被我的手指一拨弄,使她欲火高涨,偎在我怀裏的娇躯轻颤着,我再加紧扣弄的速度,更使她舒爽地直扭着肥臀在我的手裏转着,柔嫩的鸡掰裏也流出一阵阵的淫水,浸湿了我挖她鸡掰的手指。这娇滴滴又骚浪又淫媚的美女被我 调弄得忍不住在我的耳边道∶「哥呀┅┅妹妹┅┅的┅┅鸡掰┅┅痒死了┅┅快┅┅快嘛┅┅妹妹要┅┅要┅┅你的┅┅大┅┅大懒叫┅┅快干进┅┅妹妹┅┅的┅┅鸡掰嘛┅┅喔┅┅ 喔┅┅快嘛┅┅妹妹┅┅要┅┅大懒叫┅┅嘛┅┅嗯┅┅」  

我见她浪得不顾矜持地求着我快干她,也没有时间再带她进房裏作爱了,因为她的身裁比我矮,于是举起她的一条大腿,大懒叫对着那柔嫩的鸡掰「滋!」  

的一声,把大懒叫连根干进了她淫水涟涟的鸡掰裏。  

这一狠干,使得那娇媚的美女胴体起了一阵的抖颤,接着努力地扭摆纤腰,款款迎送,好让我的大懒叫替她的小浪穴止痒。我只觉得大懒叫干在她的鸡掰裏又紧又窄,阴壁的嫩肉夹得我非常舒服,于是一边抱着她的娇躯走到墙角,一边耸动着大懒叫一进一出地干干起来。  

那美女不顾一旁还有他人在看着我们的活春宫,爽得浪声大叫道∶「哎哟┅┅亲哥┅┅你真会┅┅干穴┅┅妹妹┅┅的┅┅小浪穴┅┅被亲┅┅哥哥┅┅干得┅┅美┅┅美死了┅┅啊┅┅喔┅┅用力┅┅再┅┅再深一点┅┅啊┅┅好┅┅好爽┅┅喔┅┅喔┅┅」  

其实我暗中偷笑着,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干女人的鸡掰,她竟然说我很会干穴,乐得我淫兴大动,用足了力气,大懒叫狂抽猛干,次次见底、下下深入花心, 只见我怀裏的美人儿香汗淋漓、骨趐筋软、娇喘连连地不停叫道∶「哎唷┅┅哥哥呀┅┅鸡掰穴┅┅妹妹爽┅┅死了┅┅妹妹┅┅遇到┅┅哥哥┅┅的┅┅大懒叫┅┅干得┅┅我乐┅┅乐死了┅┅啊┅┅又┅┅又要┅┅出来┅┅了┅┅喔┅┅喔┅┅妹妹又┅┅要┅┅洩给┅┅大懒叫┅┅哥哥┅┅┅┅喔┅┅喔┅┅」  

我只觉她的鸡掰裏猛吸,一股又浓又热的阴精喷了我的大懒叫整根都是,顺着她站立的玉腿流到了地上,雪白柔嫩的娇躯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身上,好像气力都用尽了似的。我搂着这骚浪的小美人让她休息着,一会儿她幽幽地醒了过来,一看到我还抱着她的娇躯,感激不尽地献上了佩服的香吻。  

我们又吻了好久,她这才发现我的大懒叫还硬梆梆地干在她的鸡掰裏,又惊又佩地娇声道∶「啊!哥哥你┅┅还没洩精呐!都是妹妹不好,不能让哥哥爽快洩精,嗯!  

妹妹现在又很累了,不如┅┅嗯!对了,哥哥!你想不想干中年妇女的鸡掰?今天妹妹是和我妈妈一起来参加的,我爸爸已经死了五年了,妈妈今年41岁,可看上去就象我的姐姐,她很寂寞,妹妹25岁了,我的丈夫床上的表现又很差,所以妹妹带妈妈来这裏散散心,顺便来找人干妹妹的鸡掰,谁知道刚开始就遇到哥哥这只大懒叫,干得妹妹舒服了。哥哥!我把你介绍给妹妹的妈妈好不好?妈妈很美丽的,比妹妹还丰满呢!妹妹跟我妈妈一起陪你好吗?嗯!哥哥的大懒叫一定能让妹妹跟我妈妈都很舒服的,哥哥!我们去找我妈妈好吗?」  

听这骚浪的美女这幺一说,我的大懒叫不由得在她鸡掰裏震得一阵抖动,母女同淫一男,真亏这小浪穴说得出来,不过由她的话裏,又觉得她是个孝顺的女儿,连心爱的大懒叫都愿意和她妈妈共用,这幺美的好差事,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于是我便和这骚媚的小浪穴互拥着,一起到各处去寻找她妈妈。  

我们找了好久,才在休息室裏找到一位用两手掩着重要部位,羞答答地低头缩在沙发最角落的丰满型美女,我怀裏小欠干鸡掰对我孥孥嘴,暗示这个美女就是 她的妈妈了!  

我走向前去,先和她打个招呼,亲切地说道∶「夫人!你好吗?」  

她有些羞涩地回答我道∶「谢谢你┅┅你┅┅也好吗┅┅」  

只是她的两颊马上飞起两片红云,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不敢正视着我。  

我稍微倾向前去,想要拉她的玉手,不料她却吓得魂飞魄散地惊叫道∶「不┅┅不要┅┅你┅┅不要┅┅过来┅┅」  

我愕然地望着她,心裏想怎会遇到一个如此害羞内向的女人,小欠干鸡掰妹妹还 说这是她妈妈,怎幺个性和她骚浪的女儿完全不同呢?  

眼前的美女,脸庞虽然被所戴的面罩盖住了,无法看清楚全貌,但由面罩下露出的一部份秀脸,已可确定她一定长得娇豔美貌,遮着胸前的玉手无法完全掩住的趐胸,雪白圆嫩,下体浑圆丰肥的臀部,让人感到肉慾的诱惑。  

这时站在一旁的小欠干鸡掰才走过来说道∶「妈妈!这位是┅┅嗯!是我刚刚认识的先生,我┅┅我们刚才┅┅作爱过了,他的大懒叫干得我舒服极了,妈妈!  

自从爸爸去世后,你都没有另外再找男人,现在我帮你找到了这个懒叫粗壮的男人,你就让他替你解除五年的寂寞嘛!他太强了,我无法一个人满足他,妈妈 !我们一起和他作爱,满足他也满足我们性慾的不满吧!」  

那害羞的美女听了她的女儿这幺说,娇靥的红云更是红透了耳根,低垂粉颈,美丽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顺势也瞟了一下我胯下的大懒叫,像是在估量它的长度和直径。我趁机搂着她的蛇腰,手感既软又滑,她的娇躯像触电了似的颤抖了起来,我再用另一手搂着小欠干鸡掰美女,三人就朝俱乐部準备的小房间走去了。  

一路上遇到的男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搂着两个美女,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两个美女的身份还是亲生母女,不晓得还会有什幺反应?大概会嫉妒我的豔福吧!  

我们选了一间靠花园的小房间,一进门,我就迫不急待地紧抱着那害羞的美女,将我火热的嘴唇,印向她鲜红的豔唇上,她刚一惊地想要挣扎,我已经把我的舌尖吐进她的小嘴裏,吸吻了起来,这招还是刚刚在大厅裏和她的女儿作爱时学会的呐!眼前的美女,本是久旱得不到滋润的花朵,从她丈夫死去以后,就再没受过异性的爱抚了,此刻的她被我吻得心头直跳,娇躯微扭,感到甜蜜蜜地忍不住将她的小香舌勾着我的舌尖吸吮着,整个丰满细柔的身躯已经偎入了我的怀裏。美人在抱,使我也禁不住这种诱惑,伸手去揉摸着她肥大浑圆的乳房,只觉入手软绵绵的极富弹性,顶端红嫩嫩的新剥鸡头肉,充满了诱人的神秘,我吻着揉着,弄得这原本害羞的美女娇脸含春,媚眼像要入睡了似地半眯着,鼻子裏不停地哼着使人心醉的娇吟声。我继续在她乳房上大作文章,五只手指捏揉按搓地不停玩弄着她胸前富有弹性的大奶子,她虽已近中年,但身裁併不比她还年轻的女儿差,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风韵,丰满肉感的胴体,细滑的肌肤,嫩得几乎可以捏得出水,尤其她丰肥的趐胸,比她已算是波霸的女儿还要大上一号,真不愧是那位淫浪娇美的小欠干鸡掰的妈妈,我就知道能生出那幺美丽的女儿,其母亲也不会太差的。这时那小欠干鸡掰看我一直摸着她妈妈,还不急着干她,靠近我们身边道∶「哥哥!我他*的乳房好肥吧!妹妹的奶子还没有他*的大呐!哥哥,你快给妈妈一次安慰吧!妈妈好可怜喔!我丈夫不行,才几个月妹妹就受不了,爸爸死了五年,妈妈一定更痒的。哦!对了,哥哥,这裏没有外人,我们脱掉面罩好不好!妹妹想知道哥哥的姓名和地址,将来好跟你连络,以后就不再来这裏了,只要哥哥做妹妹和他*的情夫就好了。妹妹跟妈妈来这裏以前很怕遇到不三不四的男人,那就糟了,这次是因为妹妹的一个朋友在这裏当女侍,对妹妹谈起这个俱乐部裏面的情形,妹妹的小浪穴也实在是痒极了,想要来打野食,现在遇到哥哥你这幺伟大的懒叫,妹妹会永远爱你的,等你干过妈妈以后,妹妹相信妈妈也会爱你的 大懒叫,哥哥!好不好嘛?我们就脱掉面具互相认识嘛!嗯!」  

这小欠干鸡掰柔媚地对我大灌迷汤,要我答应她的要求,我想了一下,干穴这事儿男人是不会吃亏的,小欠干鸡掰已经结婚了,不怕她来纠缠我,她妈妈又是个寡妇 ,更没有问题。  

于是我们三人脱掉面具,开诚布公地互道姓名,原来小欠干鸡掰叫李丽珍,她妈妈叫梅子,恰巧她们家就住在我家附近,隔了大约三、四条街的距离,将来不论是我去找她们,或她们来我家找我都很方便。三人这一谈开了,彼此之间更是没有了隔阂,我亲热地叫小欠干鸡掰丽珍姐,叫她妈妈梅子姐,但是小欠干鸡掰,不!应该正名为丽珍姐却有意见,她认为我应该叫她妹妹,她愿意降格当妹妹,而叫我哥哥,理由是她已经叫惯了我哥哥,不想改口,我也就由得她去,叫她丽珍妹妹  

了。  

我们三人笑闹了一阵子,丽珍妹妹骚浪地急着想要上阵开打,但是孝顺的她顾虑到梅子姐的需求,愿意把头一阵让给她妈妈,于是便把我推向梅子姐,但是生性内向而很会害羞的梅子姐却双手紧抱着胸前肥嫩的双乳,两条粉腿紧紧地夹住阴毛丛生的鸡掰,小嘴裏叫着∶「不要┅┅不要┅┅嘛┅┅」媚眼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我看梅子姐到这种地步了还是这幺害羞地不敢和我作爱,知道她是为了天生的内向和女人的矜持,何况我听丽珍妹妹讲她还不曾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触过,所以才会这幺害羞。  

丽珍妹妹在一旁见她妈妈羞红了脸的急相,想以身做则,好引发梅子姐的淫性,于是趴到我身边来,两手握着我的大懒叫套弄着,我的大懒叫在她的搓揉下粗长壮大了起来,梅子姐在一旁看了惊叫道∶「哎哟┅┅好粗长┅┅的┅┅大懒叫┅┅唷┅┅」  

丽珍妹妹对她说∶「妈妈!大懒叫才好呐!干起来才会让鸡掰舒服呢!」丽珍妹妹用手指搔揉着我的两个睾丸,握着大懒叫往她的小嘴裏塞去,龟头经过香舌的啜舔更是涨得像一粒红通通的鸡蛋般填满了她的小嘴,我挺起腰身, 调整角度,把丽珍妹妹的小嘴儿当成浪穴般进进出出地干干着。  

「唔┅┅唔┅┅唔┅┅」丽珍妹妹哼着骚淫的呻吟声,吃了一会儿大懒叫,她才吐了出来,拉过了梅子姐,对她说∶「妈妈!现在换你来替哥哥吃吃大懒叫 了。」  

梅子姐半推半就地被她按着伏在我胯下,伸出香舌替我舔了舔龟头,接着学丽珍妹妹的动作般张开小嘴把我的大懒叫含在口裏,吸吮套弄了起来,她的小手握着我的阴茎,虽然动作不自然,但她却也本能地套弄得娇喘不已。丽珍妹妹又靠到我脸旁,献出香舌和我缠绵热吻起来,我把大懒叫挺在梅子姐的小嘴裏,让她含得更深入,一边着伸手去掏着丽珍妹妹的小浪穴,摸了我满手的淫水,弄得她发浪地趴在床上,两脚半跪,大肥臀擡得高高的,现出那淫水涟涟的小浪穴,娇吟着道∶「哥哥┅┅妹妹┅┅要┅┅你┅┅快来┅┅干┅┅我的┅┅小浪穴┅┅妈妈┅┅放了┅┅哥哥┅┅的┅┅大懒叫┅┅吧┅┅看着┅┅哥哥┅┅如┅┅何┅┅ 干我┅┅」  

丽珍妹妹準备好了后,梅子姐也将我的大懒叫从她小嘴裏抽出,她也想观摩我和她女儿的性交场面,毕竟这对一生都很内向的她来说,是很新奇又刺激的呐!我移到了丽珍妹妹的身后,两手抓着她的大屁股,身体微微往上一挪,大懒叫正好对準了她的鸡掰口,把龟头在她小阴唇上磨了几下,忽然将她的肥臀往后一拉,大懒叫就「叱!」的一声干进了她的小浪穴,深深干了几下。只听得丽珍妹妹叫道∶「啊┅┅啊┅┅哥哥你┅┅的┅┅大懒叫┅┅干进┅┅了┅┅妹妹┅┅的┅┅鸡掰心┅┅了┅┅喔┅┅喔┅┅嗯┅┅嗯┅┅妹妹┅┅被┅┅大懒叫┅┅干得┅┅好舒服┅┅唷┅┅啊┅┅哥哥┅┅妹妹┅┅的┅┅大懒叫┅┅亲┅┅丈夫┅┅快┅┅快干┅┅妹妹┅┅的┅┅鸡掰┅┅吧┅┅用┅┅ 用力┅┅的┅┅干┅┅把┅┅把妹妹┅┅干死吧┅┅喔┅┅喔┅┅」  

我开始用力地干干着丽珍妹妹的小欠干鸡掰,而她的淫水也随着我抽送的速度越流越多,梅子姐惊奇地看着她女儿如此骚浪的情状,趴在她的侧面,两手伸到她女儿胸口,抓着两颗大乳房捏捏揉揉,丽珍妹妹被我的大懒叫干得意乱情迷,时而低头看她妈妈玩弄着她的大奶子;时而转头看着我干干她的小浪穴,我左抽右干,越干越起劲,大懒叫像一只热棍子似地不停捣弄,阴茎已被她紧凑的鸡掰阴壁夹得坚硬如铁,「啪!啪!啪!」这是我的小腹撞击丽珍妹妹大肥臀的声音;「噗滋!噗滋!噗滋!」这是我的大懒叫在她的鸡掰裏干进抽出的声音。  

一旁的梅子姐看着我们这场捨生忘死的大战,也浪得她忍不住淫水直流,抽出摸她女儿乳房的手,伸到她下身去扣揉着发浪的鸡掰,只见她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了一条鼓澎澎的肉缝,穴口一颗鲜豔红润的阴核,不停地随着她挖扣的动作颤跃着,两片肥美的大阴唇也不停地闭合着,阴沟附近长满了黑漆漆的阴毛,被她洩出来的淫水弄得湿亮亮地,流满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单。我见已成功地引起了梅子姐的淫欲,便抽出了干在丽珍妹妹鸡掰裏的大懒叫,扑向梅子姐的娇躯,将那曲线玲珑、窈窕动人的胴体压倒在床上,我望着这具中年美妇丰满的肉体,肌肤雪裏透红,比梨子还大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阴阜上生满了黑黑长长的阴毛,像小馒头似地高凸饱涨,比她女儿丽珍妹妹还要动人心弦。  

我对她说道∶「好姐姐!快摆好位子,让大懒叫替你止止痒。」梅子姐虽然调好身体的位置,但两条粉腿却併拢着,因为此时她的女儿在旁看着她将要挨干的模样,害羞地不敢把鸡掰显露出来。我道∶「不,姐姐!要把你的双脚叉开,这样我才能干进去呀!」梅子姐羞答答地小声说道∶「唔┅┅嗯┅┅好┅┅好嘛┅┅好┅┅羞人呐┅┅哎哟┅┅讨厌┅┅嗯┅┅来┅┅来吧┅┅」说着,缓缓地张开了那两条粉腿,我伏上她软绵绵的娇躯,大懒叫已顶住她发热的膣口,我在她的肥乳上摸了两把,直弄得梅子姐浪吟连连,淫水又流出了不少。  

我的大龟头在她穴口的大阴唇上揉着,梅子姐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一般,直浪扭着娇躯,欲火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着呻吟道∶「哎┅┅哎哟┅┅我┅┅我┅┅难受┅┅死了┅┅大懒叫┅┅弟弟┅┅人┅┅人家┅┅很痒了┅┅哎呀┅┅呀┅┅你┅┅你还不┅┅快┅┅干┅┅干进┅┅来┅┅哟┅┅哟┅┅」  

这内向的美女竟也叫起床来,还要我赶快干她的鸡掰,美人的命令我怎敢不遵,何况是在这种时候,不快把大懒叫干进她鸡掰裏替她止痒,一定会被她恨一辈子的。于是我就把大懒叫对準了她的鸡掰肉缝的中间,屁股一沈,大懒叫就窜进了鸡掰裏三寸多长。  

只听得梅子姐一声惨叫∶「啊┅┅」娇躯猛地一阵抽搐,伸出玉手推着我的小腹,颤声叫道∶「哎唷┅┅哎┅┅哎呀┅┅痛死人┅┅了┅┅好┅┅好痛呀┅┅弟弟┅┅姐姐┅┅五┅┅五年多┅┅没有┅┅干过了┅┅吃┅┅不消┅┅你的┅┅大懒叫┅┅你┅┅慢点儿┅┅嘛┅┅等┅┅等姐姐┅┅的┅┅浪水多┅┅些┅┅再┅┅再干┅┅好吗┅┅」  

我没想到四十-岁的梅子姐,鸡掰还会这幺窄又这幺紧,就像是处女未开苞的鸡掰,比她女儿丽珍妹妹的穴还要美妙,我停了下来,轻吻着梅子姐的娇靥,道∶「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鸡掰竟然比丽珍妹妹还窄,我一下子就干了进去,实在太粗鲁了。」  

梅子姐哀哀地道∶「哎┅┅哎呀┅┅弟弟┅┅你要┅┅怜惜姐姐┅┅从没被┅┅这幺大┅┅的┅┅懒叫┅┅干过┅┅姐姐的┅┅鸡掰┅┅已经┅┅五年没┅┅用了┅┅它┅┅它会┅┅缩得像┅┅少女┅┅一样紧窄┅┅你要┅┅慢慢地┅┅干┅┅姐姐┅┅的┅┅鸡掰┅┅呀┅┅」我的大懒叫被梅子姐紧窄的小肉洞夹得趐麻爽快,在她慢慢减弱的喊痛声中,悄悄地转动着屁股,让大懒叫在她穴裏磨揉着阴道的嫩肉,梅子姐渐渐被我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呀┅┅对┅┅对┅┅哎哟┅┅喔┅┅好┅┅好爽┅┅好舒服┅┅唷┅┅呀┅┅我┅┅我的┅┅亲┅┅哥哥┅┅大┅┅懒叫┅┅亲丈夫┅┅呀┅┅呀┅┅姐姐┅┅的┅┅鸡掰┅┅趐┅┅趐麻死┅┅死了啦┅┅哎哟┅┅喔┅┅」梅子姐舒服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我何曾干过这幺雍容华贵、娇豔欲滴的大美女,又加上她躺在我身下呢喃的呻吟声,激得我更迈力地旋转着我的屁股,梅子姐的鸡掰裏淫水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阵,把她肥臀下的床单都流湿了好大一片,不停地呻吟着∶「呀┅┅嗯┅┅嗯┅┅好┅┅好舒服┅┅亲┅┅哥哥┅┅你┅┅干得┅┅姐姐┅┅好爽喔┅┅哎┅┅哎哟┅┅舒服透┅┅了┅┅姐姐┅┅受不┅┅了┅┅哎唷┅┅快┅┅大力┅┅干我┅┅嗯┅┅亲丈夫┅┅快用┅┅大懒叫┅┅大力┅┅干我┅┅嘛┅┅嗯┅┅嗯┅┅」  

我听这对美豔的母女花在大懒叫干她们鸡掰的时候都喜欢叫我哥哥,明明她们的年纪都比我大,还满口「大懒叫哥哥」的叫个不停,听了真让人替她们脸红,不过她们越骚浪,干干起来也越是让我感到爽快,于是我越干越有劲,越干越用力。  

这时休息够了的丽珍妹妹挨到我们身边,对着我的嘴吻了起来,这是她表示爱意的方式,每次都会先献上她的香吻,她还一边抚揉着她他*的大乳房,一边却忍不住骚痒地扣起了她自己的鸡掰,被我干干着的梅子姐受到我们的两边夹攻,小嘴裏娇哼不断,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我的大懒叫整根干进梅子姐的鸡掰裏,顶着她的花心辗磨着。美得梅子姐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哎呀┅┅喔┅┅唷┅┅亲┅┅哥哥┅┅姐姐┅┅真是┅┅舒服透┅┅了┅┅嗯┅┅嗯┅┅鸡掰┅┅美┅┅美死了┅┅哎唷┅┅姐姐┅┅真┅┅要被┅┅亲哥哥┅┅的┅┅大懒叫┅┅奸┅┅奸死┅┅了┅┅啊┅┅啊┅┅亲丈夫┅┅你┅┅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喔┅┅喔┅┅亲┅┅丈夫┅┅姐姐┅┅要┅┅要丢┅┅丢了┅┅┅好美呀┅┅」只见梅子姐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床上,浪趐趐地昏了过去,流满香汗的粉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丽珍妹妹一直在旁边忍着骚痒看着我大战她妈妈,孝顺的她若不是我干得是她最敬爱的妈妈,恐怕早就沖过来抢我的大懒叫了。  

这时她一看她妈妈已经被我乾爽昏了过去,心花大开地赶快躺到她他*的身边,双腿分开翘得高高的,对我道∶「嗯!哥哥,妈妈被你乾爽了,妹妹还没爽够呐!求求你,哥哥!快再来干妹妹的小浪穴吧!」我将她的双腿架到肩上,手抱着她肥美的玉臀,大懒叫瞄準了洞口,藉着她流得穴口满满的淫水説明,一下子就整根干干到底。淫水潺潺外流,滋润着我的大懒叫,再加上阴茎还残留着她妈妈洩出来的淫水和阴精,干起她的小浪穴更觉奇美无比,这母女同淫的乐趣,真是世上几人能够拥有的呐!  

丽珍妹妹浪哼着∶「啊┅┅喔┅┅喔┅┅大懒叫┅┅哥哥┅┅用┅┅用力┅┅妹妹┅┅爱死┅┅你的┅┅大懒叫┅┅了┅┅快┅┅快干┅┅妹妹┅┅的┅┅小浪穴┅┅哼┅┅美┅┅美死了┅┅干┅┅干死┅┅妹妹┅┅吧┅┅小浪穴┅┅  

痒得┅┅受不了┅┅喔┅┅喔┅┅要┅┅哥哥的┅┅大懒叫┅┅才能┅┅止痒┅┅喔┅┅喔┅┅哥哥┅┅妹妹┅┅爱死你┅┅了┅┅啊┅┅喔┅┅你是妹妹的——好老公——」  

这时梅子姐也恢复了神智,见我无比神勇地干干着她的女儿,她的春情慾焰马上又被点燃了起来,我突发奇想,要梅子姐叠上丽珍妹妹的娇躯,两人一上一下地面对面互抱在一起,四颗肥美的大乳房互相压扁着,两只淫水涟涟的小浪穴也湿淋淋地互磨着,先让她们母女互磨了一阵,等到发骚的妈妈和淫浪的女儿都娇喘吁吁地极需性的安慰时,才跪到她们的大屁股后面,握着我的大懒叫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沖进了一只温水袋似的小肉穴裏。  

「喔┅┅喔┅┅好爽┅┅」这是梅子姐迷人的浪哼声,不用说我的大懒叫先干进的是她的小浪穴,我伸出魔手干进这对娇豔的母女互贴着的趐胸之间,一面玩弄捏揉着两对势均力敌的大肥乳,搓着她们奶子的嫩肉,一面抽出湿淋淋的大懒叫,往下面一只欠干鸡掰裏干进去,这次换骚浪的丽珍妹妹浪叫着道∶「哎┅┅哎哟┅┅哥哥┅┅你干得┅┅妹妹┅┅好爽┅┅鸡掰┅┅趐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妹妹┅┅了┅┅」我一抽一干之间,也不管干的是她们母女的哪一只小欠干鸡掰,只要大懒叫不小心抽到了穴外,马上就干进另一只流满淫水的鸡掰裏,就这样长抽深干地干弄着两只感觉不同但是肥嫩程度差不多的迷人穴儿。梅子姐的鸡掰五年不开张,一偷人就遇到我这根大懒叫,这会儿在她性慾冲动和我的狂奸下,只干得她紧窄的小肉洞痛麻酸痒各种滋味都齐涌心头,浪叫着道∶「啊┅┅啊┅┅喔┅┅喔┅┅捣┅┅捣烂了┅┅亲哥哥┅┅的┅┅大懒叫┅┅要┅┅捣烂┅┅姐姐┅┅的┅┅鸡掰了┅┅干死┅┅姐姐┅┅的┅┅大懒叫┅┅亲老公┅┅呀┅┅」  

而她的女儿叫的又是不一样,只听丽珍妹妹骚媚地叫道∶「嗯┅┅哼┅┅哥哥┅┅呀┅┅妹妹的┅┅大懒叫┅┅哥哥┅┅嗯┅┅嗯┅┅你要┅┅干得┅┅妹妹┅┅淫乐死┅┅了┅┅哥哥┅┅你快┅┅用力干┅┅干死┅┅妹妹┅┅都┅┅  

没关係┅┅喔┅┅喔┅┅大懒叫┅┅顶到┅┅妹妹┅┅的┅┅花心裏┅┅了┅┅啊┅┅喔┅┅真┅┅真爽哟┅┅哟┅┅」  

这对狂骚浪淫的母女花扭着娇躯承受着我大懒叫的干干,我也被母女同淫的奇遇逗得十分肉紧,疯狂地一下子干干他*的紧窄鸡掰;一下子又干干女儿多水的鸡掰,换来换去爽得不分东南西北了。这一阵母女同御,一箭双,乱伦的淫合,只干得我们三人都乐趐了全身的骨头,大约过了一个钟头的时间,我感到无限的舒爽,背脊麻痒,知道快要洩出精液了,忙加速干干两只鸡掰的动作,最后终于爽快地分别在她们母女的两只小欠干鸡掰裏各射进了一些精液,我希望能让她们母女同时怀孕,那才爽啊。  

只见梅子姐也从丽珍妹妹的娇躯上滑了下来,她们两人都四肢大张,浪喘不叠地直吸着空气,梅子姐的阴毛尽湿,鸡掰洞口流出了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她的淫水,慢慢地从她鸡掰裏呈浓白色地往外流;丽珍妹妹的小腹上流满了她妈妈洩出来的淫水,黏乎乎地把她原本疏密有致的阴毛都黏成了一块块的毛团,还有一些她们母女两人的汗水,但是她们的两只肉穴儿都是一样地红肿大张着,穴口都被大懒叫撑开了约有一指幅的宽度。  

我们三人躺在床上,累得几乎爬不起来,尤其她们母女两只小浪穴肿涨的程度,我看没有三两天的休息是不会复原的,我们就在床上尽情地歇息着。  

我睡了约两、三个钟头,醒来一看,身边的梅子姐和丽珍妹妹都还在睡,望着她们母女两具丰满柔嫩的胴体,大懒叫忍不住又硬了起来,刚伸手去揉揉丽珍妹妹的肥乳,只听她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道∶「嗯┅┅哥哥┅┅妹妹好┅┅爱困┅┅喔┅┅妹妹┅┅不行了┅┅哥哥┅┅你┅┅去找┅┅妈妈吧┅┅妹妹┅┅还┅┅还要┅┅睡┅┅」  

我看连骚浪的她都累得这幺严重,她妈妈一定更受不了。于是从床上起来,打算到大厅裏,物色一个欠干鸡掰来玩玩。  

我走进大厅,只见还有不少的人在闲逛着,可能是晚些才来的会员,或是眼光太高,找不到意中人吧!我又去端了一杯酒,打算这次要好好地挑一个绝色美女,毕竟干过了那对美豔的母女花后,平常庸俗脂粉已难打动我的欲念了。所以当有些女人想要过来和我搭讪,我看了看她们不怎幺出色的身裁后,都藉故左顾右盼地像在找着朋友,胯下的大懒叫也软垂垂地没有冲动的状况,她们以为我不是在找鸡掰干,也就转移目标另找他人干她们的鸡掰了。  

我直喝到了第三杯酒,才在脂粉丛中发现一位身裁修长,体态丰满而不肥肿白嫩嫩的胸前挺着一对高耸的趐乳,S形的细腰,浑圆的肥臀,小腹平坦,阴毛浓密,雪肤凝脂,真是丽质天生、风姿绰约的美女。只可惜被一付黑色的猫头鹰面罩遮住了娇靥,看不到她的脸庞,不过我想以她所见的一切,就算是生得面貌平庸,也不稍减她对男人们性感的诱惑。从她细緻而有弹性的皮肤和看起来毫无下垂迹象的肥乳来估记她的年龄,我想她一定还没超过二十五岁,大约在二十一、二岁之间。这时她的身旁有二、三位男士紧盯着她,不时对她献媚着,大概想获得她的青睐,可是我看她只是端着她的酒杯,漫漫地毫不在意,只是应付着他们。一会儿,她美目顾盼之间发现了我站在远处欣赏着她的娇躯,原本游移着的目光,像是被我胯下的大懒叫所吸引着似的,顿了一下,然后朝我点了下头,再丢 下那些垂涎三尺的男士,嫋嫋地摆动着丰肥的大屁股走到了我身边。  

她来到我前面,举起她的酒杯,和我乾了杯中的美酒,这情形就像是我们在喝着新婚的交杯酒,从她主动找我乾杯来看,这位性感的美女已经有意要和我作爱,不由得使我的大懒叫兴奋地更粗硬地往上挺直着。  

忽然音乐声响起了,只见一对对的男女互拥着走进舞池去跳舞,我礼貌地朝她做个请舞的动作,她优雅地把她的玉手伸出来让我握着,我们两人就亲蜜地牵着手来到舞池中翩翩起舞了。  

在我们互拥着跳舞之间,我两手伸到她的身后,搂着圆圆翘起的肥臀,起舞时她的柳腰款款摆动,丰满的娇躯舞姿优美诱人,面罩的眼洞裏露出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目光裏闪动着媚人的春意,拥在怀裏的肌肤细嫩滑腻,引人暇思,一颦、一笑都显得风情万种。她柔媚地把戴着面罩的娇靥靠在我胸前,一阵迷人的香气直沖我鼻子而来,嗯!好熟悉的味道,对了,这是妈妈最爱用的香奈儿夜晚型香水,看来这位美女的经济状况也不错,否则一般人也用不起这种最高级价值昂贵的香水了。  

我们跳着近身的三贴舞,她吐气如兰地在我耳边倾诉着她的爱慕之意,并幽幽地告诉我她已经结过婚了,只是丈夫常常不在家裏,使她非常空虚寂寞,今晚被朋友带来这裏寻求性的安慰,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尝试偷情的滋味,而且说她对我一见如故,觉得很放心能把她的贞操交给我,又求我对她温柔一些,因为除了她丈夫以外,她还是首次让男人如此拥抱着她的娇躯。抚揉着她黑密的秀髮,  

我称讚她是今晚俱乐部裏的第一美女,绝对是豔冠群芳,并且又赞她姿色秀丽出尘,体态娇美妩媚,让这裏所有男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使得其他女人的光彩都被她夺去了。这位冰肌玉骨的美女听了很是高兴,眼波流盼间,显得更是美目含情,嘴角生春,这姿态更增加她骚浪淫媚的美豔。我忍不住地低头伏在她的胸口,一口含住了她豔红的乳头,一只手在她丰满的肉体上爱抚着,尤其在她另一颗高耸的趐乳上捏揉着肥嫩的奶部肌肤,底下的大懒叫用龟头贴在她的阴部,在鸡掰洞口附近揉动着。她也大胆地伸出嫩得像春笋般的小手,温柔地握着我高翘粗长的大懒叫,爱不释手地轻轻捏揉着。  

我摸了一阵美乳,再顺手而下,伸到她多肉隆起的阴阜上爱抚着,这时她的鸡掰早已湿淋淋地流出了黏滑的淫水,我的手指藉着滑滑的淫水,分开她肥嫩的阴唇,伸进她鸡掰裏轻轻干弄着,她被我的手指扣得浪哼连连,骨头都趐了也似地娇躯软绵绵地伏在我的怀裏。  


一会儿,她颤抖着身子,浪声在我耳边呻吟道∶「嗯┅┅害人的┅┅小冤家┅┅你的手┅┅真要了┅┅人┅┅人家┅┅的┅┅命了┅┅」  

我低声对她道∶「小宝贝!我们到房间裏去作爱吧!你看你浪得都流骚水了。」  

她还有些害羞地轻轻点了点她的头,并且从她的鼻子裏娇媚地∶「嗯!┅」了一声,就伏在我怀裏,让我抱着她的娇躯走向后排的房间裏。  

我像她的丈夫抱着娇妻的身子放在床上,窗外的月光透进来,照着她全身雪白的一团嫩肉,我的欲焰急速地升了起来,爬上了她火热的身体,先吻着她丰满的肥乳,她则辗转着娇躯,喘喘地浪吟娇啼着。我的大懒叫涨得不能再粗地对準了她那特别肥嫩又湿淋淋的洞口,突然猛力地干了进去,直捣她的花心。她哀叫了一声,霎那间,涨痛的滋味,震得她娇躯猛颤,神情紧张,肌肉浪抖着,紧窄的鸡掰内嫩烫的阴壁一阵收缩,又一阵张开,子宫口的花心像袖珍型的小舌头般舔舐着我的大龟头吸吮着,让我感到无上的快意。紧接着,她摇起丰肥的大屁股,像急转的车轮般旋个不停,我看她款款扭腰摆臀、满面春意的淫蕩模样,乐得挺着大懒叫,握紧了雪白的大肥乳,狂抽猛干地直捣着她的花心。干得她若拒若迎,引发她女人天生的骚浪叫道∶「哎呀┅┅小冤家┅┅大懒叫┅┅哥哥呀┅┅唔┅┅哎唷┅┅好凶唷┅┅干得┅┅妹妹┅┅的┅┅小浪穴┅┅要┅┅要爽死┅┅了┅┅嗯┅┅好┅┅好趐┅┅好麻┅┅呀┅┅好痒┅┅喔┅┅好丈夫┅┅大┅┅懒叫┅┅亲丈夫┅┅用┅┅用力┅┅的┅┅干吧┅┅干死┅┅浪妹妹┅┅算了┅┅喔┅┅喔┅┅哥呀┅┅妹妹的┅┅小┅┅浪穴┅┅真舒服┅┅心肝┅┅大鸡┅┅巴┅┅哥哥┅┅嗯┅┅干得┅┅妹妹┅┅真┅┅真爽┅┅喔┅┅喔┅┅」这骚浪的美女一阵扭腰摆臀的浪摇,两腿乱抛,淫声乱叫,舒服的娇躯急抖,淫水狂流,由大懒叫干着的鸡掰裏往外直流着,浸湿了软绵绵的大床。  

她这骚淫的媚态更激起了我征服的慾望,趁着她浪得出了第三次水还没喘过气来的机会,吻着肥嫩的玉乳挑逗着她的性慾,大懒叫又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抽送着,酸痒得她骚浪的情态又现,欲火猛烈,浪扭似蛇,媚眼如丝,不能自製地两只手臂搂紧着我的背部,骚媚地狂抛着肥臀,迎向我抽送不停的大懒叫,浪哼地叫道∶哎呀┅┅哥呀┅┅你的┅┅大懒叫┅┅真┅┅真凶┅┅妹妹┅┅的┅┅小浪穴┅┅吃不消┅┅了┅┅啊┅┅哎唷┅┅亲哥哥┅┅你又┅┅干到┅┅妹妹的┅┅穴心┅┅裏了┅┅喔┅┅喔┅┅让妹妹┅┅麻┅┅痒死┅┅了┅┅啊┅┅啊┅┅哥哥的┅┅大懒叫┅┅干┅┅干死┅┅妹妹┅┅吧┅┅嗯┅┅嗯┅┅妹妹┅┅好┅┅好舒┅┅服┅┅喔┅┅爽死┅┅妹妹┅┅了┅┅啊┅┅心爱┅┅的┅┅大懒叫┅┅小丈夫呀┅┅妹妹┅┅好┅┅爱你┅┅喔┅┅妹妹┅┅爱┅┅哥哥┅┅的┅┅大懒叫┅┅干┅┅妹妹┅┅的┅┅小浪穴┅┅喔┅┅心肝┅┅嗯┅┅嗯┅┅妹妹┅┅爱死┅┅你┅┅了┅┅喔┅┅喔┅┅」

我在她的身上尽情作乐,任意享受,大懒叫激烈地干,疯狂地干,爽得她死去活来,匆促的喘息声丝丝作响,湿霪霪的香汗流满全身,一下子,她就洩得软绵绵地无力躺在床上,只要是她小手抓得到的床单或枕巾都被她撕得破成一条条的,可见她激浪的程度。  

我尚未射精,见她这幺累了,不忍心再继续折磨她,只好把大懒叫干在她窄紧的鸡掰裏,享受着她穴内夹吻缩吮的滋味,打算等她歇息够了再开战。我想起和她在床上干过了穴,到现在都还没吻过这位骚媚大美女的小嘴,本想叫她脱下猫头鹰面罩让我亲吻,又想以我干得她爽趐趐的交情,她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于是我伸出手,将她的面罩拿掉,想都没想地低头正要去吸吮她的小舌尖时,却发现不对,动作突然僵住了,整个人愣在那裏。啊!这┅┅这个被我干得死去活来的小浪穴,竟然是┅┅是我的┅┅妈妈!  

只见她满头乌黑的秀髮披散在床上,高贵娇豔的脸上呈现满足的美态,迷人的媚眼半闭着,尚留着刚才狂欢的欲焰火花,豔红的性感嘴唇,下颚丰润肥嫩,流满香汗的趐胸还微微颤动着呐!难怪我会在她身上闻到他*的香水味道,难怪我会觉得她特别美丽娇豔,原来她本来就是我妈妈,从小就一直在心中偷偷爱慕着的亲生妈妈呀!我颤着声音叫道∶「妈妈┅┅」  

一霎时,本已洩得昏沈沈的她也忽然清醒了过来,呆呆地睁大媚眼,看来她还以为她的耳朵听错了,也伸手将我的面罩拿下来,一看确是我——她的亲生儿子,整个娇靥都羞红了,两人都不知道怎幺办才好?  

我们这样对望了好几分钟,我还趴在她身上,大懒叫也还干在她淫水涟涟的鸡掰裏轻轻一抖一抖地颤着呐!  

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这是母子乱伦的淫交,一时惊慌地想把我推下她的娇躯,因为我们的身体贴得太紧了,她没能推得动,急得她害羞地道∶「玉┅┅玉儿┅┅你┅┅你竟敢┅┅对┅┅妈妈做┅┅这┅┅这种事┅┅」  

我想起刚才在大厅裏是她主动来找我的,于是对她说∶「嗯!妈妈,你忘了刚才是你来对我献媚的吗?而且我真得不知道那是你呀!你主动地来要求我和你作爱,你都忘记了吗?」  

妈妈听我这幺一说,想起了当时的一幕,确是她自己走过来要和我有一腿的,想通的同时,她也羞愧得满脸红晕,此时的她真不敢相信己怎会这幺淫蕩,竟然在丈夫还活着的婚姻生活中到外面偷人,而且偷到的还是自己儿子的大懒叫!如果此事传扬开去,往后教她怎幺做人呢?又教她怎幺来面对她儿子的我呢?  

于是她又用羞愧难当的声音对我道∶「玉儿┅┅这件事┅┅是┅┅妈妈错┅┅了┅┅我┅┅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别┅┅嗯┅┅别说出去呀┅┅现在┅┅你┅┅出去吧┅┅让妈妈┅┅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我一见她羞红的样子,别有一番娇媚的美态,激情地把他*的娇躯紧紧地抱在怀裏,嘴巴也不规矩地在她脸颊和粉颈上亲吻了起来。妈妈此刻就像哑巴吃黄莲一般,自己理亏又不敢大声叫喊,怕别人知道我们母子乱伦的事,但是母亲的尊严,又让她不想继续和我乱伦下去,小嘴裏挣扎地道∶「哎┅┅哎呀┅┅不┅┅不行呀┅┅你不能┅┅对我这┅┅这样┅┅我┅┅我是你┅┅妈妈┅┅呀┅┅让别人┅┅知道┅┅了┅┅叫妈妈┅┅以后┅┅怎┅┅怎幺做人┅┅哎┅┅哎唷┅┅不行┅┅你┅┅不┅┅不能┅┅喔┅┅喔┅┅不可以┅┅呀┅┅不能这样┅┅的┅┅妈妈┅┅不让你┅┅」  

她已经慌得语无伦次地叫着辞意不达的片段词语,可怜的妈妈,一直挣扎着想要脱出我的怀抱,但是像她这幺娇媚的女人又怎能抵抗得了我正值青壮的力量,始终无法离开我的掌握。  

她又继续叫着∶「哎┅┅哎呀┅┅玉儿┅┅不┅┅行┅┅不能┅┅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就饶了┅┅妈妈┅┅吧┅┅我┅┅我们┅┅不能┅┅再┅┅再作爱了┅┅求求你┅┅妈妈┅┅在┅┅在求你了┅┅」  

我边抱着她丰满肥嫩的娇躯道∶「妈妈!反正你的鸡掰都被我的大懒叫干过了,有什幺我们不能做的事?只要你跟我密秘的在床上作爱,我当然不会傻得把这种很不名誉的事讲出去,好啦!妈妈,我们就再来干一次嘛!我刚才不是干得你很爽吗?」  

我这时正是欲火如焚的当头,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哀求声,只想把大懒叫再干进她的鸡掰裏销魂一次,但是妈妈还是神智清醒地左右摇摆着肥美的大屁股,让我的大懒叫对不準她的洞口,只能在她浪水霪霪的小肉穴边磨来磨去。妈妈因为爸爸已经很久没有回家干她的鸡掰了,虽然刚才被我干得洩了几次身子,但空虚太久的小浪穴还是急着想被大懒叫干干才能压下她的欲火,造成她的理智和肉体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嘴裏拚命地说着不要,鸡掰裏却一直流着骚浪的淫水,尤其当我的大龟头磨到她的阴核上时,又让她骚痒得娇躯扭来扭去。  

我在她的挣动中看见妈妈那对丰满的美乳在她胸前摇来晃去,乳浪翻飞裏,真是淫媚极了,连忙趴着去吸吮起那对雪白丰肥的玉乳。尝过我大懒叫甜头的妈妈怎能档得住我这强烈的挑情动作所带给她的刺激,她已经渐渐迷失了神智,但是她的矜持和羞耻还是让她象徵性地挣扎着,小嘴裏叫着∶「喔┅┅玉┅┅玉儿┅┅不┅┅不要┅┅妈妈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嘛┅┅求┅┅求求你┅┅不可以┅┅的┅┅妈妈┅┅拜託你┅┅不┅┅不要┅┅这样嘛┅┅喔┅┅喔┅┅」她的嘴裏虽然说着不要,可是骚痒难奈的鸡掰已使她主动地将大屁股一直往上挺动,两条玉腿也叉得更开,好像希望我的大懒叫赶快干进她的鸡掰裏。  

我见已将妈妈挑逗得浑身骚痒难受,挣动的力量也微弱了下来,就配合着她大屁股上挺的动作,大龟头撑开他*的阴唇,把大懒叫干进了他*的鸡掰裏了。  

当我的大懒叫干进了他*的鸡掰时,她已经爽得哼着道∶「哎呀┅┅喔┅┅喔┅┅进一┅┅你不┅┅不能干┅┅妈妈┅┅的┅┅鸡掰┅┅哎唷┅┅哎┅┅哎呀┅┅你真┅┅真得┅┅干进去┅┅了┅┅喔┅┅不行┅┅不行呀┅┅啊┅┅喔┅┅大┅┅大懒叫┅┅整根┅┅干┅┅干进┅┅妈妈┅┅的┅┅鸡掰裏┅┅了┅┅哎唷┅┅不┅┅你┅┅不能干┅┅妈妈┅┅这样┅┅叫我┅┅怎┅┅幺做人┅┅哎┅┅哎唷┅┅不要┅┅嘛┅┅你┅┅不要┅┅干┅┅妈妈┅┅嘛┅┅哎呀┅┅」  

他*的嘴裏叫我不能干她的鸡掰,可是看样子她的大屁股挺动的速度却比我抽送还要快,她不时将我的大懒叫深深咬进她的穴心裏,辗磨着肥臀让大龟头揉着她的花心转,双手也伸上来将我抱得紧紧的,并主动地献上她的香吻,让我吸吮着她的香舌。  

妈妈这种闷骚的表现,让我爽快得加大了力气用大懒叫狠着她的鸡掰,这时他*的全身像烈火烧着一般,不停地颤抖着,她也努力地挺着、扭着、摇着、筛着她的大屁股,紧紧地拥抱着我,骚媚地叫道∶[哎呀┅┅玉儿┅┅呀┅┅他*的┅┅大懒叫┅┅亲┅┅哥哥┅┅哎唷┅┅妈妈┅┅的┅┅鸡掰┅┅让你干┅┅麻了┅┅嗯┅┅嗯哼┅┅妈妈┅┅舒服┅┅透┅┅了┅┅哎哟┅┅哎┅┅哎呀┅┅妈妈┅┅快┅┅美死了┅┅喔┅┅喔┅┅美┅┅美死了┅┅哎┅┅喔┅┅哥呀┅┅妈妈┅┅的┅┅小丈夫┅┅大懒叫┅┅干得┅┅妈妈好┅┅爽┅┅好舒服┅┅呀┅┅哎唷┅┅大鸡┅┅巴┅┅哥哥┅┅干┅┅干死┅┅妈妈┅┅了呀┅┅喔┅┅喔┅┅」  

妈妈疯狂地大叫着,这时她也不怕别人听到我们母子乱伦的丑事,那骚浪淫媚的样子像是乐到了极点,而我是越干越兴奋,他*的鸡掰比梅子姐和丽珍妹妹的两只小欠干鸡掰干起来更紧、更暖、更舒畅,或许这是母子乱伦的刺激让我更爱他*的小浪穴吧!  

我们母子在床上杀得天昏地暗,抛开了一切伦常关係,也不管所有的世俗观念,只求肉慾能够满足。我干得大力,妈妈也挺得越快,不时把她流出一股又一股淫水的小浪穴擡高,好让我的大懒叫干得更深入,浪叫着道∶「哎呀┅┅好哥哥┅┅妈妈舒┅┅服┅┅透了┅┅哎┅┅哎唷┅┅妈妈┅┅的┅┅大懒叫┅┅哥哥┅┅亲丈夫┅┅好┅┅儿子┅┅妈妈┅┅喔┅┅美┅┅美死┅┅了┅┅喔┅┅喔┅┅好儿子┅┅你的┅┅大懒叫┅┅干得┅┅妈妈┅┅浪┅┅浪死了┅┅哎哟┅┅妈妈┅┅要┅┅要被┅┅亲丈夫的┅┅大┅┅懒叫┅┅干死了┅┅喔┅┅喔┅┅爽┅┅爽┅┅妈妈┅┅好┅┅好爽┅┅哎哟┅┅妈妈┅┅快┅┅快忍┅┅不住了┅┅妈妈┅┅要┅┅丢┅┅丢给┅┅大懒叫┅┅亲丈夫了┅┅快┅┅再大力┅┅干┅┅妈妈┅┅吧┅┅喔┅┅喔┅┅」我耳裏听到妈妈说她忍不住快要丢了,虽然我也很爽,但是为了将来的长久之计,我强忍着趐麻的感觉,突然迅速地抽出我的大懒叫,静静地伏在他*的娇躯上。  


我这一片面停止干穴的动作,可把妈妈给急坏了,只见她更用力地抱紧了我,猛力摇着她的大肥臀,想要把大懒叫吞进她的鸡掰裏,小嘴裏更是气急败坏地道∶「哎呀┅┅亲丈夫┅┅你┅┅你怎幺┅┅把┅┅哎唷┅┅把┅┅大懒叫抽┅┅出去┅┅嘛┅┅喔┅┅喔┅┅妈妈┅┅浪得┅┅正┅┅爽着┅┅要丢你┅┅怎幺┅┅停了嘛┅┅亲┅┅哥哥┅┅你┅┅坏死了┅┅快嘛┅┅快来再┅┅干┅┅妈妈┅┅的┅┅小浪穴┅┅嘛┅┅哎唷┅┅妈妈┅┅受不了┅┅不┅┅不要再┅┅折磨┅┅妈妈了┅┅嘛┅┅亲丈夫┅┅你┅┅害死┅┅妈妈┅┅了┅┅求┅┅求求你┅┅亲哥哥┅┅快把┅┅大懒叫┅┅干进来┅┅嘛┅┅只要┅┅你┅┅再干┅┅妈妈┅┅的┅┅鸡掰┅┅要┅┅妈妈怎┅┅样┅┅都可以┅┅哎唷┅┅快嘛┅┅妈妈┅┅痒死了┅┅喔┅┅快嘛┅┅」我见她如此着急的骚浪模样,得意地对她说道∶「妈妈!要我再干你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要继续干你的小浪穴。」  

妈妈急急地问道∶「哎┅┅你真的┅┅急死人了┅┅不要┅┅整妈妈了┅┅快干进来┅┅嘛┅┅再干┅他*的鸡掰┅┅再说嘛┅┅喔┅┅好嘛┅┅好嘛┅┅什幺条件┅┅妈妈┅┅答应就是┅了┅┅真是┅┅急死人了┅┅喔┅┅喔┅┅」

我道∶「妈妈!我的条件是以后还要再干你的鸡掰,既然我们有了肉体关係,就让儿子来安慰你的鸡掰嘛!」  

妈妈羞得不好意思地道∶「嗯┅┅这┅┅这怎幺┅┅可┅┅可以┅┅妈妈┅┅是有┅┅丈夫的┅┅女人┅┅呐┅┅他*的┅┅丈夫┅┅还是┅┅你的┅┅爸爸呢┅┅怎┅┅怎幺┅┅可以┅┅和┅┅和你┅┅」  

我威胁她道∶「好吧!妈妈,这是你的说法喔!既然这样,我不干你了,我要走了。」  

我假装要离开的样子,急得她玉手紧抱住我,像是怕我不干她了,娇豔的她献媚地道∶「哎呀┅┅妈妈┅┅不好意思┅┅答应你嘛┅┅你┅┅坏死了啦┅┅你┅┅你的┅┅大懒叫┅┅把┅┅妈妈┅┅干得死去┅┅活来┅┅妈妈┅┅不能┅┅没有你的┅┅大懒叫┅┅了┅┅妈妈爱┅┅死┅┅你的┅┅大懒叫┅┅了┅你是他*的亲亲小丈夫┅嗯┅┅嗯哼┅┅好嘛┅┅好嘛┅┅但┅┅但是┅┅你要┅┅把┅┅这件事┅┅保密呀┅┅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喔┅┅你┅┅答应妈妈┅┅嗯┅┅妈妈就┅┅继续┅┅和┅┅和你┅┅干┅┅干穴┅┅好吗┅┅」  

我答应了她的要求,她也答应了我能再继续干她的鸡掰,我们两个交换条件,皆大欢喜的母子,继续刚才那场情慾奔放的大战。  

这次我要妈妈趴跪在床上,想从她大屁股后面干她的鸡掰,妈妈柔顺地照我的吩咐做了,并且将跪着的两只玉腿分开,让我从她的屁股沟后面能看到她的鸡掰,方便我大懒叫的干进。我握着大懒叫在妈妈浪水流得满屁股的鸡掰口上一顶,因为有她淫水的帮助,很顺利地就干了进去,几十下的干弄,就把妈妈干得又淫蕩了起来,只见以狗爬式趴在床上的妈妈,一个粉白嫩圆的大屁股不停地以我的大懒叫为中心,摇晃着她的大肥臀,两片被大懒叫左右撑开的阴唇旁边,不时地流出一股股的淫水,我的大懒叫在他*的鸡掰裏一进一出地抽送着,妈妈哼着迷死人的浪哼声道∶「喔┅┅喔┅┅好┅┅好大的┅┅大懒叫┅┅哎呀┅┅妈妈┅┅又要┅┅爽死了┅┅哥哥┅┅大懒叫哥┅┅哥┅┅你┅┅顶得┅┅妈妈┅┅好舒服┅┅哟┅┅喔┅┅啊┅┅啊┅┅大懒叫┅┅哥哥┅┅好厉害┅┅喔┅┅干得┅┅妈妈┅┅喔┅┅嗯┅┅嗯┅┅会死┅┅在┅┅哥哥的┅┅大┅┅懒叫┅┅下┅┅的┅┅噢┅┅噢┅┅妈妈┅┅受┅┅受不了┅┅啦┅┅要┅┅丢┅┅丢出┅┅来了┅┅哥呀┅┅亲哥哥┅┅妈妈┅┅要┅┅你的┅┅大懒叫┅┅干┅┅鸡掰才┅┅会┅┅爽┅┅喔┅┅喔┅┅妈妈┅┅要┅┅要来┅┅了┅┅妈妈要┅┅丢给┅┅会干穴┅┅的┅┅好儿子┅┅大┅┅懒叫┅┅亲丈夫┅┅了啊┅┅啊┅┅啊┅┅妈妈┅┅丢┅┅丢了┅┅喔┅┅丢出┅┅来┅┅了┅┅喔┅┅喔┅┅」  

我趴在他*的背上,伸手在她晃动不已的乳房上揉捏紧搓着,听着妈妈骚媚淫浪的叫床声,婉啭娇啼地承迎着我的干干,大懒叫传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终于在她洩了三、四次身子后,伏在她的大屁股上,大懒叫紧紧地干在鸡掰心裏,射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浓精,美的妈妈淫叫不已:“好美啊,爽死了……他*的好儿子……浪妹妹的亲哥哥……大骚妇的小丈夫……好烫的精液……妈妈会怀孕的……就让人家给……小丈夫生个胖儿子吧……]两个人都丢的舒舒爽爽的,也累得迷迷糊糊地昏睡了过去,也没有力气再去清理善后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还是我最先醒了过来,发觉还压在妈妈那身欺霜赛雪的娇躯上,大懒叫干在他*的小肥穴裏,虽然已经软了下来,但还是被她的鸡掰嫩肉紧紧夹住。我温柔地吻了吻他*的小嘴,把她吻醒了,一股羞怯和甜蜜的表情充溢在她的娇靥,刚才那阵缠绵缱绻的性爱大战,已经突破了我们母子之间的藩篱,这种婚姻之外偷情的滋味让妈妈永难忘怀,比起爸爸那三分钟热度的速战速决,更坚定妈妈暗暗做我地下情妇的决心。  

我意犹未尽地抚揉着他*的丰满肥乳,捏捏她的乳头,妈妈也甘心情愿地把她的小香舌吐进我的嘴裏让我吸吮,两人的手在对方的身上互相探索着,双舌翻腾搅动,唾液互流,真是人间一大乐事,快意至极。  

[妈妈,我爱你,你真是人间第一尤物,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拥着妈妈,双手使劲揉着她那肥美圆滚的大屁股。  

[哦……我也爱你……我的……好儿子……哦……我的亲哥哥……他*的小丈夫……人家以后就是你的亲妹妹……就是你的亲老婆啊……你可不要抛弃人家啊……]妈妈娇羞地哼着。  

[我叫你凤姐姐,好吗]我亲着妈妈羞红的俏脸。  

[不嘛,人家才不要你叫人家姐姐呢,你要叫人家妹妹嘛,人家是我玉哥哥的亲妹妹嘛……]说着,妈妈满面娇羞地把羞红地俏脸埋在我的怀中。  

[我的好凤妹妹,以后你就是哥哥的亲亲小老婆了,我要天天用大鸡吧干你的小骚洞洞,好不好?] [你坏嘛……]妈妈娇声嗲气,紧紧搂抱我,再次献上她热情火辣的热吻。